邻家阁 > 都市小说 > 抗战:从八佰开始 > 章节目录 第65章 鬼子怂了!
    “我对端午先生十分尊重,但是你这种纵容手下对拼刺刀的士兵开枪,是懦夫的行为。像你这样的人,根本不配成为武士。这就是你们支那人与我们日本人最大的区别!”

    近卫勋用蹩脚的中文,痛斥端午纵容手下开枪的行为。

    端午嗤笑了一声后,大声的怒斥:“我对近卫勋先生的话不敢苟同。倘若这是中日的比武场,我会尊重你的武士道精神。

    但这里不是!而你们也不是来这里比武的。你们是来到中国杀人、掠夺的强盗。

    而对于强盗,我们所做的就只有杀死你们。而且不惜用任何手段与方法。

    你们日本人,终究会为你们的所作所为,复出惨痛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八嘎呀路!愚昧的支那人,你不知道,大日本皇军是来把你们从西方列强的手中解救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收起你的好心吧!中国人不需要任何人来拯救。西方列强?西方列强就在租界里。你们日本人敢攻进去吗?

    与中国人比起来,你们才是真正的懦夫。你们手中的刀剑只敢对向弱者,对向那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。你们根本不配‘武士’这两个字的称号!”

    “八嘎,你的死啦死啦滴!”

    近卫勋恼羞成怒,双手挥舞着战刀,便向端午砍来。

    这一招与山本太郎的招式几乎都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一刀流吗?”

    端午不屑,他能杀一个山本太郎,就能再杀一个近卫勋。

    战刀轻触近卫勋的武士刀,借助这一拨之力,向右侧快速转体360度。

    当转体完成的时候,端午已经出现在了近卫勋的身后,手中的刀借助旋转之力横挥,直取近卫勋的人头。

    “昂?”

    端午刀横挥了一半,眼角的余芒中有银光一闪,一道寒芒竟然自打他的腹下部扫来。

    近卫勋这个老鬼子,果然剑术非常的高,就在端午转身的功夫,他便作出了判断。

    转身走位,劈空的战刀自下而上,撩向端午的下腹部。

    端午本能的收招后退,但即便如此,一声裂锦的声音传来之后,端午的白衬衫,还是被割出了一道大口子。

    左侧的胸口一凉,端午知道自己中刀了,但是伤的不重,因为那一把战刀,在自打他左侧脸颊划过的时候,并没有血迹。

    衬衫因为近卫勋这一刀被斜着割开。

    衬衫因为重力向两侧垂下,露出端午一身白色绷带。

    绷带上,到处血迹斑斑,而且左侧肋下的出血量最大。

    近卫勋愣在了当场,没想到端午伤的这么重,竟然依旧在指挥战斗。

    这样的忍耐力,令他折服。

    近卫勋停止了攻击道:“我收回我刚才的话,你并不是一个懦夫。不过,你的招式我已经看穿了,你滴不是我的对手。

    或者你可以凭借这一招杀死山本太郎。

    但是你却杀不了我。因为我的剑道是八段。别说是在中国了,哪怕是在日本,也没有几个人会是我的对手。

    如果你还珍惜自己生命的话,现在投降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我们大日本皇军说话是算数的。上海保安团司令的职务,还是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的自信究竟是从何而来。但我要告诉你,你所谓的剑道,根本什么都不是。今天我就让你看一看,你的剑道是多么的脆弱。”

    端午冷着脸,对于近卫勋的施舍根本不屑一顾。他要用最强横的姿态,告诉面前的小鬼子。中国的武术才是武学正宗。

    正面冲锋,双手握刀,招式更像是一刀流的招式。

    但端午的速度更快,这一刀劈下,眨眼间就到了。

    近卫勋吃惊,连拨开端午战刀的机会都没有,他只能横刀挡下端午这一击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两柄利刃相交,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近卫勋倒退了半步,竟然在力量上略逊,身体被压的后仰三十度。

    “八嘎呀路!”

    近卫勋发狠,双手用力,希望能挽回颓势。

    端午面无表情,双手持刀,全力压下。

    身上的绷带因为肌肉的膨胀而逐渐的崩开。身上的伤口也跟着一道一道的裂开了。

    但端午浑然不觉,就如同那些伤口,没有生在他的身上一样。

    前世,二十年的军旅生涯,早已淬炼的他,心如磐石,拥有极强的忍耐力。

    普通人要是受到他这样的伤势,倘若不躺在病床上十天半个月是绝对不敢下床走动的。

    但是端午此时,却还在战斗。而且是与一个鬼子的剑道高手在战斗。

    “八嘎,你是怪物吗?”

    端午的铁血本色,令近卫勋感到恐惧。他发出惊恐的吼声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近卫勋使出全力,想要封退端午的战刀,但不想也正在这时,近卫勋的战刀突然发出一声如同玻璃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近卫勋用的是普通的佐刀,而端午用的却是山本太郎的武士刀。

    这把刀的锋利程度超乎想象,一刀下去,一个人都能被切开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,长曾弥虎彻!”

    近卫勋有些无奈。因为端午拿的是日本名刀之一的长曾弥虎彻。

    长曾弥虎彻出自铸剑大师虎彻之手。这把刀的锋利程度,足可以切开人体,哪怕是用来砍人,对人造成的伤害也会高于一般的武士刀。

    近卫勋几次想要向山本太郎讨要这把名刀,都被山本给拒绝了。但不想却落入了端午的手里。

    他的刀,就要断了,而那一柄足可以砍断他身体的虎彻也会斩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近卫勋连忙道:“端午先生,我觉得,我们还是比拳脚吧?”

    “晚了!”

    端午冷漠的道,双手持刀下拉,那一柄虎彻瞬间斩断了近卫勋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虎切落下,直接砍在了近卫勋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近卫勋吃痛,发出惨叫,勉强用脖子与自己的肩膀夹住虎切,然后丢下自己的刀,双手死死的攥住虎切的刀刃。

    鲜血瞬间,自打近卫勋的双手流了下来,但他却依旧不肯放手。因为只要他一放手,他的右手的手臂,连同他的右侧肩膀,都会被端午一刀砍下来。

    手部的疼痛与肩部传来的剧痛,令这个老鬼子身体不断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而死亡的阴影,也随之袭向了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老鬼子终于露出了胆怯的表情,他喘着粗气的道:“端,端午先生,你觉得,你借助武器上的优势赢了我,这算是一名武士应有的行为吗?

    作为一名武士,你应该放了我,让我回去养好伤,然后我们再重新比过。

    我以我大日本帝国武士的荣誉发誓,我一定会与你,与你举办一场公平的决斗!”